忍者荣耀 木叶21区 03

07扉泉
08原著背景扉镜,不是段子



07|扉泉
一个不会当肉的辅助不是好团控

某天选英雄上场的时候,扉间发现身边站了宇智波泉奈宇智波镜宇智波鼬宇智波佐助。
扉间:“你们谁换成鸣人或者纲手姬?春野樱也可以?五个脆皮怎么打?”
宇智波泉奈皮笑肉不笑:“你不是肉吗?”
扉间:“(暴怒)我是辅助!!!”
宇智波泉奈皮笑肉不笑:“可是你皮糙肉厚的根本打不死啊,你不是肉谁是肉?”
镜怯怯开口:“是的啊上一场我跟泉奈大人一起打对面的老师,我俩都被您肛死了,您还给自己加了个血跑了。”
扉间黑着脸:“能别夹带上一场的私人情感吗?好了不吵了,谁都好,换个肉吧,你们自己决定。”
宇智波泉奈看着宇智波镜,宇智波镜紧张地看着地表示拒绝。宇智波鼬抱着他弟,他弟抱紧了他哥。
扉间又加了一句:“特别是两位刺客?”
泉奈看着鼬,鼬看着泉奈。佐助先一步挥起拳头:“我要跟哥哥在一起!”
扉间就看着泉奈。泉奈脸色一沉,慢慢走到扉间身边。
他两手扣在扉间脖子上,抬起一条腿慢慢地在他腰间磨蹭,眼神晦暗不明。他把扉间的头拽着头发拉近,温热的鼻息洒落在他的双唇。他若有若无地贴着那双苍白的唇,轻声厮磨道:
“你杀我那么多次,就这么不想……保护我一次?”
扉间两手扶住他的腰,防止他一条腿站着不小心摔倒。他的双唇被这样若即若离地磨蹭着,眼神开始有些游离,似乎被蛊惑了几分。几秒后,扉间就忍不住一把拥他入怀,带着一股独占欲强烈的狠劲,又无比清醒克制地,吻在泉奈的前额。
他双唇贴着泉奈的前额,还保留了一丝本能一般的冷静和理智。他声音沙哑地开口:“你上野我下野,有人抢你蓝我马上传送过去。7级以后回中路,我守你。”

鼬也是刺客。于是两个刺客一个法师一个射手一个辅助就这么上阵了。其实没有肉在一开场并不算是什么难的,反而因为这边全都是输出,一直在收人头。
结果他们没想到的是,对面鸣人一直在打野升级,他们全体7级的时候鸣人已经九级了,无论这边的佐助怎么放大招,都根本打不死。那鸣人跑得贼快,一边吃佐助的箭一边大叫着:“佐助!!是我啊!!!你为什么要打我啊!!要死啦要死啦!!!”


妈的打的就是你!闭嘴!

后来扉间跟几个人商量了一下,采取了佐助点塔,镜负责控,两刺客在草丛蹲人收割的方式,又收了一波人头,还抢了一波大龙。
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,他们刚刚打到对方水晶的时候,传来了对方的鸣人独自打光下路的塔,带着两个小兵,把他们的水晶推了的消息。
那局人头35比14,鸣人0杀0死7助攻,推塔最多。
扉间:大哥的后辈真可怕。




08|扉镜
原著背景
宇智波镜的出逃

镜挺小的时候就失去爸妈。镜不会闹事。镜看起来很乖,但是已经开到了二勾玉。这几个条件足以让镜被送过来做火影的学生的理由。
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作为资质不好不坏的质子,在火影身边受到监视。从此他结束训练回到族地时,竟得不到任何一个人的正视。所有人都看着他,小心翼翼地问,今天火影有没有问你什么,他有没有叫你回来做什么。
镜不懂这些,他诚实地回答“没有,只是训练,训练完了就回来了。”
然而没有人信他。他不止一次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记忆被窥视过,就在例行跟族长报告的时候。
没有人愿意他作为一个宇智波族人活下去。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三勾玉就产生了。
他依然恪守本分,每日到族长那里报告,给他们最低限度的安心。但是他逐渐不再想要留在这个族地,他在这族地里除了一间破败的小屋以外,什么都没有了。
十三岁的他,总是会觉得这里太冷。
太冷了。
“扉间老师说明天的训练要带上便当……怎么办呢。妈妈,好像没有教我怎么做便当。”
孤零零落满灰尘的炉灶上只放着一个水壶。

他人生第一次不把老师的话放在眼里,就带了一点儿兵粮丸过去了。本来有兵粮丸就够了,对于一场野外演习而言。只是扉间坚持认为他们还在长身体,兵粮丸什么的,能不吃就不吃吧。所以当扉间把他兜里的兵粮丸掏出来,转而把自己的那一份便当塞到他手里时,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“吃吧。我是大人,这个就够了。”扉间抛了抛手里的兵粮丸。
聪明如他,并不难想象到镜在族里究竟是什么地位。提议火影收一个宇智波学生的人是他,实际教的人也是他,害镜变成这样的人,可以说也是他。
镜拿着饭盒,吞了吞口水,小心翼翼地吃一口。尽量无视另外五个孩子羡慕的目光吧,他想,这是老师给我的,我要独占它。
他吃了几口觉得不对,老师家里有人做饭吗?他忍不住问,扉间揉了揉他的脑袋笑说,这是他自己做的。也是啊,这时代女人也是稀缺品,何况像扉间老师这样的人,即使有一整个族的女人对他青眼有加,但真正能站在他身边照顾他关心他的人,一个都没有。
他看着扉间淡得像面瘫一样的笑脸,心想这人笑起来真好看啊。
真好看啊,如果眼角能再弯起来一点,那就好了。

他不知道族长究竟窥视到他多少的记忆,也不确定族长是否能窥视到他内心那种日益变质的情感,总之族长的态度越来越奇怪了,好像恨不得他忘掉关于宇智波的任何事情才好。镜回到自己的小小被窝里,他才不会在乎族长对他怎么样了,他只是有点委屈。三勾玉也是稀缺货,为什么他们只承认他的眼睛,却不承认他这个人呢?

镜想着想着,越发地不能理解。扉间给他们讲火影大人的人人平等理论,世界和平理论,他听懂了,不外乎相互理解相互宽容。但是他现在想不懂,一族之内尚且不能实现相互理解的现在,究竟要如何和平呢?
白天扉间教的隐蔽术派上了用场。他成功躲开族地的值夜,又成功躲开了千手族地的巡逻。他用他从扉间那里学来的知识来到扉间的门外,然后他便勇气尽失。
要说什么?要半夜打扰老师吗?老师会介意我这个外族人半夜跑来别人的族地吗?老师会理解我吗?他越想,勇气流失得越快,最后几乎缩成了一个质点,贴在了扉间的房门上。
只是学生的小动作,老师都会看在眼里。他甫一进入千手族地,扉间就感知到了。他从床上坐起来等,没等到人进来,却等到门上一个颓败慌张的挤缩在一起的人影。
他把门打开了。
十三岁的宇智波镜被夸奖了隐蔽学得不错。
十三岁的宇智波镜被允许了爬上他的床。
他说你还在长高,要好好睡觉。有什么问题的话,明天早上再说也可以。
镜抓住他手臂上覆盖的薄薄一层衣服,衣服下的温暖传递到指尖。背后有一只手,轻得不知道力道,在他背上拍拍。
他吸吸鼻子,不行,忍者可不能哭。
所以他问,老师,你可以带着我出逃吗?

tbc


一些要认真写就会写很长,所以只大概写了写的脑洞都会更到这里。

评论(13)
热度(33)
© 关若何何何|Powered by LOFTER